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簪头凤 > 第一百零二章 风波(一)
听书 - 簪头凤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一百零二章 风波(一)

簪头凤 | 作者:寻找失落的爱情| 2021-05-09 10:02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陆临坚持要进宫“谢恩”,陆明玉拦也拦不住,只得叮嘱道:“爹见了皇上,别提聘礼的事。”

陆临点点头:“放心,我一个字不提。”

陆临说到做到,进宫觐见永嘉帝,绝口不提聘礼多少,只张口谢恩。

永嘉帝笑着扶起陆临:“朕和你结了儿女亲家,心中十分喜悦开怀。你精心养大的女儿,日后便是朕的儿媳。朕应该谢你,生了个好女儿才是。”

陆临立刻笑道:“臣也得谢皇上,将嫡出的儿子给臣做女婿。如此佳婿,臣便是在睡梦中也能笑醒了。”

君臣相识一笑,别提多融洽和睦了。

就在此时,刘公公恭声来禀报:“启禀皇上,广平侯和濮阳侯求见。”

都是进宫谢恩来了。

大占便宜的濮阳侯也就罢了。心高气傲的广平侯,不知是否受得了今日的羞辱。三位皇子一同送聘,送去孟家的聘礼可是最少的。

陆临目光一闪,扯了扯嘴角。

片刻后,广平侯和濮阳侯一同迈步进了文华殿。

濮阳侯满面红光眼中闪着自得,三步并作两步抢上前,笑着拱手道:“臣今日进宫,特来谢皇上恩典。儿女结亲,臣以后和皇上就是亲家了。”

濮阳侯喜气洋洋,永嘉帝也觉快慰,笑着拍了拍濮阳侯的肩膀:“瑜丫头是朕看着长大的,和阿显郎才女貌十分相配。这门亲事,朕也十分满意。”

濮阳侯咧嘴一笑,有意无意地瞥了荥阳王和广平侯一眼。

被压了数年,在武将里只能憋憋屈屈地排个第三,濮阳侯心里一直很不服气。今儿个总算是彻底翻身,扬眉吐气了。

陆临不动声色。

广平侯心里的火气却是蹭蹭直冒。

三位皇子一同送聘,嫡皇子多一些,庶出的皇子们少一些,也就算了。凭什么赵家多送了一趟聘礼啊!

合着弄来弄去,就是孟家最吃亏啊!

天家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!

广平侯压了压心头的火气,拱手上前谢恩。

永嘉帝也笑着扶起了广平侯,少不得夸赞孟家的女儿几句。

广平侯起身后说道:“臣还有一事,想和皇上商议。四皇子年龄小一些,少说也要过个一两年再大婚。二皇子三皇子今年都十六了,很快便可大婚成亲。臣恳请皇上,婚期不要定在同一日。”

永嘉帝一愣,下意识地应道:“兄弟两个同一日娶妻迎亲,既热闹又喜庆。为何你倒不愿意?”

陆临心里给广平侯竖了个大拇指。

果然,就听广平侯一脸诚恳地解释:“臣是这样想的。二皇子是嫡出,成亲的规格礼仪,理应高于三皇子。”

“不过,臣嫁女儿,也希望女儿嫁得风光热闹。不愿被人拿来做比较,指指点点。这也是臣为人父亲的一片慈爱心肠,请皇上成全。”

陆临不失时机地拱手附和:“广平侯言之有理。臣也以为,嫁女儿是大喜事,不宜和人攀比或被人拿来说笑。婚期还是别选在同一日为好。”

永嘉帝:“……”

谁也没提聘礼,却是句句别有所指。

以永嘉帝的城府和脸皮雄厚,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。

就赵太后办的这一桩事,他这个孝顺儿子也有些无颜面对未来亲家。

濮阳侯也不是傻瓜,一听话音,就知不妙。立刻笑道:“荥阳王广平侯请听我一言。皇子们大婚,是宫中头等喜事。婚期定在哪一天如何操办婚事,礼部都有章程。后宫中的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,定然也有想法。皇上总得和太后皇后商议过后,才能决断。”

张口就拿赵太后压人。

广平侯素来瞧不上濮阳侯这等“太后狗腿”的做派,皮笑肉不笑地应道:“濮阳侯说的,不无道理。二皇子是嫡出,皇后娘娘最是上心。太后娘娘疼惜四皇子,也绝不会亏待了四皇子。至于三皇子,皇上少不得要怜惜几分。”

永嘉帝咳嗽一声:“那是自然。都是朕的儿子,朕对他们几个,一视同仁,从无高下之别。”

陆临看了永嘉帝一眼:“皇上疼爱皇子们的心,和天底下的父亲一般模样。嫡出庶出,还不都是自己的儿子。”

永嘉帝:“……”

得!

他干脆闭嘴吧!

……

荥阳王三人谢恩后离宫回府。

永嘉帝也没心情看奏折了,抬脚先去了椒房殿,一脸不快地指责乔皇后:“……皇后到底是怎么备的聘礼?有高有低,闹得未来亲家们心里都不痛快,一起进宫来。闹得朕面上无光!”

乔皇后也是一肚子气,不但没赔罪,反而冷笑一声:“臣妾也想问一问皇上,臣妾的儿子是嫡出,比庶出的皇子份例高,难道有错不成?如果一般无二,那臣妾倒想问问皇上。当年皇上继承李家家业,凭的又是什么?”

永嘉帝被戳中了肺管子,气得太阳穴一抽一抽的。

这些年,乔皇后是个贤良大度的正妻,肯忍着孟贵妃,忍着秦妃。便是瞧不上苏昭容,也只嘴上刻薄几句,吃穿用度并未苛待。

永嘉帝偏心大皇子,乔皇后也不多言。

没曾想,今日为了二皇子的亲事,乔皇后竟如此强硬,说话半点不客气。

永嘉帝怒目相视:“乔氏,你竟敢这样和朕说话!”

乔皇后挺直腰杆,和永嘉帝对视:“臣妾说得对不对,皇上心知肚明。这件事,从头至尾臣妾并无过错。错的是谁,皇上就该去见谁。皇上跑到椒房殿里发火,无故迁怒指责,请恕臣妾不能心服。”

“你……”永嘉帝勃然大怒:“混账!你竟敢说太后的不是!你这是不孝!”

乔皇后一脸冷漠:“臣妾不知还要做到哪一步,才算孝顺。臣妾不知,母后要偏心到什么地步。臣妾亦不知,皇上到底怎么样才能满意。不如皇上说得清楚明白些,免得臣妾愚钝,做错了事不自知。”

永嘉帝鼻子都要气歪了。

夫妻多年,乔皇后贤良淑德,处处忍让。

像今日这般针锋相对的,还是第一回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